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和宋臣辽(上)

作品:西疆月|作者:冷袖清寒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10-14 10:47:40|下载:西疆月TXT下载
  少年十五二十时,步行夺得胡马骑。

  射杀中山白额虎,肯数邺下黄须儿!

  一身转战三千里,一剑曾当百万师。

  汉兵奋迅如霹雳,虏骑崩腾畏蒺藜。

  卫青不败由天幸,李广无功缘数奇。

  自从弃置便衰朽,世事蹉跎成白首。

  昔时飞箭无全目,今日垂杨生左肘。

  路旁时卖故侯瓜,门前学种先生柳。

  苍茫古木连穷巷,寥落寒山对虚牖。

  誓令疏勒出飞泉,不似颍川空使酒。

  贺兰山下阵如云,羽檄交驰日夕闻。

  节使三河募年少,诏书五道出将军。

  试拂铁衣如雪色,聊持宝剑动星文。

  愿得燕弓射大将。耻令越甲鸣吴军。

  莫嫌旧日云中守,犹堪一战取功勋。

  这一首《老将行》,原是唐代诗人王维写给汉代名将李广的,其中描写李广用计杀出匈奴骑兵阵营,回到汉朝军队的艰险历程。当年飞将军百战匈奴,却落得个“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”的尴尬境地。如果不是司马迁偏爱,这位尽忠职守的名将恐怕就要贻笑青史了。

  但李广的威名却留在了河套平原,此后历经数代更迭,各部族提起飞将军,难免总会心生敬意。

  此时正值秋冬更替,贺兰山脚下,一支百人骑兵小队正策马南行。

  为首一人骑着雪花马,那马四蹄翻腾神骏之极。马上的人身穿大氅,腰系丝绦,头箍锦带,左耳畔插着三根雕翎。再看面部,这人方额大脸,虬髯浓密,双目炯炯有神。

  这首《老将行》,便是他刚才吟唱的。

  虬髯大汉的身后跟着一员武将,身披铠甲,一手提缰,另一手按着腰刀,目光如电四下里扫视着。

  随行一百名武士,个个膀大腰圆,斜挎硬弓,看上去都是千里挑一的勇士。

  武将打马快行了几步,赶上为首的虬髯大汉道:“王上,过去前边的嵬名谷,就到了宋朝陕州境内,那陕州知州寇准,当年与先王还有过一面之缘,咱们要不要去拜会?”

  虬髯大汉摇了摇头:“父王一再叮嘱,要韬光养晦、和宋臣辽。这次秘密出行,不要惊扰宋朝地方官员,过境后咱们换上汉人的普通装束,一路低调行事。”

  想了想又道:“你叫手下将士千万不可太过招摇,这次去东京汴梁,是给那皇帝赵恒请和的,路上别生事端。”

  武将在马上抱拳领命,回过头去传话。

  就在这当口,队伍已经来到嵬名谷口。

  宽敞的大路被两侧山崖挤成了羊场小道,众人只能排成一列,依次进入。

  嵬名谷是穿越白马川前往北宋边境的一条捷径,自古以来,西戎各少数民族常把这处天险作为兵家要道。

  谷中最宽的道路,也只能并排通过三匹马。两侧山崖如同刀削斧凿,绝壁峭立,终日不见阳光,往往是地上的落叶还没腐烂,又积上一层。日复一日,这里瘴气横行,越往里走,越发阴森恐怖。

  队伍好不容易走到一处宽阔地,为首虬髯大汉示意等等落在后面的人,他举起马鞭虚空一击,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回音传出很远。

  声音未落,忽然一阵阴风扑面,风中透出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,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胯下的战马已经吓得狂嘶乱吼,有的马匹高高扬起前蹄,险些把人掀翻到地上。

  雪花马神骏异常,非寻常战马可比,但即便如此,也有些受惊,轻声嘶鸣着,鼻孔一张一合,略显慌乱。马上的虬髯大汉也已察觉到异样,大喝一声:“镇静!勒住马匹,做好警戒。”

  这一百名武士久经沙场,听到号令,立刻踩住马镫,勒住缰绳,三人一排列好队伍,摘下硬弓,搭起雕翎箭,显得训练有素。

  那名武将已将朴刀横握在手,纵马向前。就在这时,风中忽然传出一声炸雷般的咆哮,一头猛兽从阴影中窜了出来。

 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,这猛兽说是老虎,却又不像,看上去比寻常老虎足足大了一倍,一身浅棕色皮毛,花纹里布满了斑点。

  最瘆人的是,两支粗壮的獠牙伸出嘴外,犹如两把长长的匕首。

  “山黄!是山黄!”

  人群中有人惊呼,有的马匹吓得掉头逃窜,任凭嘴角被勒出鲜血。

  趁着队伍里这一阵小小的骚乱,山黄兽接连几个纵跃迅速逼近眼前。那武将暴喝一声:“放箭”,数十只羽箭齐刷刷射了过去。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射出的箭竟全被这畜生躲开。

  几个闪避之后,山黄猛地抬起前掌,将一匹马的肚子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,马肠混着血浆稀里哗啦散落一地。

  马上的武士应变不慢,不等战马栽倒,抽出腰刀就向山黄的脑袋砍去。谁知那山黄转头一个纵跃,又撞向另外一侧,将一匹黄彪大马撞得横飞出去,连同马上的武士一起撞在山崖上,瞬间一人一马脑浆迸裂而死,众人面上变色,不敢相信这畜生如此强悍有力。

  山黄像幽灵一样倏然来去,借着山谷狭隘的地势左冲右突,人们箭射、刀劈总是慢了一步,转瞬间已有七八匹马和四名武士惨死。

  一百多人竟然奈何不了一头畜生,那武将不禁有些恼火,大喊道:“不要慌,列阵……”

  山黄听到声音,迅速窜到他的马前,张开血盆大口,狠狠咬住了马的脖子。战马吃痛,悲鸣一声疯狂蹦跳甩头,但无奈两根长长的獠牙像刀锋一样插在肉里,再加上山黄身躯粗重,眼看那武将就要连人带马被扑倒在地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旁边雪花马上虬髯大汉一探手,从得胜钩摘下一把长刀,手腕一抖,裹在刀头的皮鞘顺势脱落,众人只看到寒光划过,山黄兽连着武将的战马,一起被劈成了两段,霎时间死尸栽倒。

  那武将爬起身慌忙跪在地上,连连叩首。

  “末将该死,没能保护王上,真真该死之极!”

  “刘将军请起,事发仓促,不怪你,你没伤到吧?”

  “回王上,得蒙及时相救,末将毫发无损。”

  “嗯,那就好。”

  说着,虬髯大汉跳下马,在靴子底部擦了擦刀身,回头冷冷地说道:“把刚才掉头逃窜的战马统统杀了,我党项人从不留逃兵,马儿也一样!”

  他话音刚落,已有数十名武士抽出腰刀,手起刀落。瞬间有三十多个马头落地,鲜血喷射得到处都是,嵬名谷内充满了血腥之气。

  这虬髯大汉正是夏州西平王李继迁之子,李德明。

  李继迁一生屡败屡战,从不妥协,带领党项各部族与吐蕃、回鹘以及宋朝经历了大小百馀战,才为西夏打下了西到沙洲,东到灵州的辽阔疆土,他本人也被宋真宗封为西平王。

  公元1004年,李继迁在与吐蕃六谷部的一场大战中,被潘罗支暗算,重伤不治。临死前,特意叮嘱儿子李德明,一定要和宋臣辽,也就是向宋朝请和,向契丹辽国俯首称臣,为西夏的壮大争取有利时机。

  继承父亲遗志的李德明得到了宋真宗的承认,世袭父亲王位。

  服丧三年后,为表达心意,李德明带领大将刘仁勖以及一百名武士,从灵州出发,一路南下,去东京汴梁觐见宋朝皇帝,止战求和。不曾想在这嵬名谷内,竟然遇到了罕见的猛兽山黄。

  李德明走到山黄的尸体旁边仔细查看,见这两颗獠牙粗壮得像小孩手臂,从牙根到牙尖能有三尺多长,如同两把利刃。

  “这獠牙再厉害,也敌不过王上的匽月三停刀。王上,您要是喜欢,我就把这两颗獠牙卸下来。”

  说着,武将刘仁勖拔出靴子里的短刀,去割那两颗硕大的獠牙。

  “有劳刘将军。”

  李德明随口答应着,用手抓起一只山黄的脚爪:这脚掌足足比自己的手掌还大了数倍,指甲藏在肉垫中,伸出来能有三寸多长,这要抓在人身上,不可想象。怪不得那匹马只挨了一下,就肚破肠流。

  再一看山黄的腰胯之间,这是一头雄兽。

  “山黄本来是远古巨兽,早已绝迹很久,我也只从巫君堂大厮乩那里听说过,怎么会出现在这嵬名谷里?”说着,李德明望向山谷深处,前方昏暗难辨,瘴气漂浮,阴森瘆人。

  “王上,我听大厮乩曾说,最近贺兰山黑云叠嶂,似乎有什么不祥之兆?”

  一边说,刘仁勖一边将挖出的两颗獠牙擦去血迹,捧在手上,递给李德明:“不如等回来时,去问问赏羽大人。”

  李德明拿起山黄獠牙放入兽皮袋里:“大巫师说过,山黄雌雄同居,雄兽出现,雌兽或许就在附近,我看这里不宜久留,赶紧上路吧,没有马的人,两人并骑,尽快出谷”。

  此后一路,倒也太平无事。一行人沿着官道向南,过延安府、河中府,这一日,来到了东京汴梁城。

  这座历经多个王朝的古城,在宋朝治下已达鼎盛时期。众人从万胜门进入内城,沿途打听着驿站所在地址,沿着汴梁城最繁华的东十字大街、西角楼大街随走随看。

  北宋初年,汴梁城的瓦肆勾栏已相当繁华,满城大大小小的园子五十多座,什么莲花棚、牡丹棚、夜叉棚日夜灯火通明,可容纳上千人同时听戏看杂耍,什么傀儡戏,影戏,宫调,小说,舞旋,叫果子声此起彼伏。而在食肆街巷,玉楼包子,曹婆肉饼,状元楼,清风楼,潘楼酒庄飘出的酒肉香气无不吸引着各式各样的食客。

  李德明心中感叹,中原地区物华天宝,百姓富足,哪像我党项人,世代居住在荒漠苦寒之地,只靠打猎放牧为生。尤其是近年连续征战,西夏人口锐减,百姓疾苦,确实应该休养生息了。

  看来和宋臣辽,正是眼下最适合西夏的战略主张。

  他原本想找到鸿胪寺驿馆,可走着走着,赏不尽东京汴梁的繁华,脚下也就放慢了速度。手下武士更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,众人走走看看,沉浸其中。

  李德明正走着,忽听身后一阵喧哗吵闹声,回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随队的一名武士和包子铺老板争执起来。只听包子铺老板大声道:“我找不开你的钱,这包子不卖你了,你赔我包子。”

  那武士名叫野力多吉,口中正吃着半个包子,手上拿着一锭银子,非要塞给包子铺老板:“你们这么大的铺子,连一两银子都找不开,是何道理?包子我吃了,难不成还要吐还给你?”

  “哎?你这糙哥莽汉,看着憨头憨脑,想不到如此蛮横无理,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么?这是什么地方?东京汴梁,天子脚下,你敢在这撒野?”

  “快点找钱,啰嗦个屁,再啰嗦,老子……”野力多吉说着攥起沙包大的拳头作势欲打,被李德明赶上来一把抓住:“你干什么!”

  “王……那个……老爷,我饿了,刚才他招呼我尝尝他家的包子,我就拿起来咬了一口,挺好吃,我就想买他几个包子充饥,可他找不开零钱……”

  “来之前我怎么跟你们说的?”

  李德明声色俱厉呵斥住野力多吉,转身向包子铺老板抱拳拱手:“老板,我这有些散碎银两,你看够么?”

  说着,从怀中拿出几钱碎银,递了过去。那包子铺老板眼神一闪,立即赔笑:“够了够了,够买几笼屉呢。”说着就要伸手去接银子。

  不料李德明手一松,碎银子纷纷掉了下去,这些碎银子本就细小零碎,掉在地上很难寻找,眼看就要落地,那包子铺老板啊哟一声,笨拙地往前一躬身,一把抄住了所有碎银,收势不住,往前踉跄了好几步,这才稳住身子,转回头笑道:“还好还好,谢谢这位大爷,我这几笼屉包子,你都拿去吧。”

  李德明微微一笑,示意野力多吉去拿包子。抬眼又往屋顶看了看,一个黑影倏地不见了踪迹。

  刘仁勖凑过来小声道:“王上,屋顶一直有人跟着咱们。”

  “我知道,这包子铺老板不是开封府的捕头,便是皇城司好手,此地不宜久留,告诉手下人,没我的命令,不得擅自行动。”

  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