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0001章

作品:她那么甜(完结)|作者:曲小蛐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1-01-13 21:17:07|下载:她那么甜(完结)TXT下载
  第1章

  别墅玄关传来“嘀”的一声密码锁打开的动静。

  深咖色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条缝。安静了几秒之后,那缝渐渐扩大,然后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。

  黑白分明的杏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。眼睛的主人快速将目所能及的地方扫了一遍。

  玄关,客厅,茶室,休息间……

  都没人。

  时药微抿着的唇一松,情不自禁屏住的呼吸也恢复过来。

  还好还好……

  看来他们还没回来。

  把手里无意识攥紧了的袋子提进来,时药打开玄关中段的鞋柜,取出一双粉灰色的短绒拖鞋放到脚边。

  她弯下腰去,刚解开白球鞋的鞋带,就猝然听见个声音——

  “是瑶瑶回来了吗?”

  “——!”

  时药吓得差点原地蹦起来。

  她几乎是本能地把手里的袋子嗖地一下藏到身后,腰杆笔直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  于是穿着围裙的佣人阿姨走到客厅时,正见着个子不高的小姑娘昂首挺胸地杵在玄关正中,表情严肃成一副即将接受检阅的模样。

  就可惜,那双漂亮的黑眼睛里明晃晃地透着“我很心虚”的紧张。

  佣人阿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

  “瑶瑶,你这是做什么?在家门口练军姿吗?”

  一看清来人,时药就垮下了脸。

  “唐姨,您差点给我吓出心脏病来啊……”

  “怎么?把我当你爸妈啦?”唐姨笑着问。“能吓成这样,你是不是又偷偷往回带什么甜点了?”

  说着,唐姨的目光就往时药手里拎着的袋子上落。

  “才没有呢。”

  时药闻言立时笑了,像只刚偷了腥的猫,细密的眼睫都扑闪着狡黠的情绪。

  她走到唐姨身旁,拉开袋子口,把里面的东西露给对方看。

  “这是……做烘焙用的裱花袋和裱花嘴?”

  唐姨怔了下,无奈地抬头,“你想自己做甜品啊?”

  时药点点头。

  “我要学着自给自足,这样我爸妈就不会像上次那样,从信用卡账单上发现我偷偷去甜品店了。”

  “你这点聪明劲儿是全用在吃上了。又不怕牙疼了是吧?”

  提起这个,时药顿时蔫了。

  “我就……偶尔做一次的……”她抬起头,凑上去抱住唐温的手臂,“唐姨,我知道您是最疼我的了,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您的,这次您可千万别告诉我爸妈啊。”

  “你啊。”

  唐姨无奈地点点她,转身回厨房。

  “我什么也没看见,可你要是被逮个正着,就不能怪我了啊?”

  “好。”

  女孩儿清脆地应了一声。

  她提着袋子准备上二楼,跟着想到了什么,问厨房里的阿姨。

  “唐姨,我爸妈说没说这次出国做什么?今天还不回吗?”

  “时先生只说有些重要事情,具体没提。昨晚打过电话了,说今天晚上到家。”

  “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兮兮的,连我都瞒着?……不过,晚上到家的话……”

  时药弯下眼角看了眼手里的袋子,莞尔一笑:

  “唐姨,那我待会儿就下来做吃的。”

  半个小时后,时药穿着浴袍湿着长发趴在楼梯拐角,露出一张被水汽氲得白里透粉的小俏脸,却正苦巴巴地皱着眉。

  “唐姨……”

  “哎。”唐姨应着声从厨房里走出来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”时药慢吞吞地从背后拖出一套粉白色的家居服来。

  她伸手把衣服前后转了一圈,然后十足生无可恋地看向一楼的阿姨。

  “唐姨,这不会就是您帮我新买的家居服吧?”

  “是啊,穿着不合身吗?”

  “……不是不合身。”

  时药拎过来在自己身上比量了下,然后另只手扯了扯家居服后帽上耷拉着的长长的兔耳朵。

  “我可都上高二了,穿这衣服被人看见是要笑掉牙的。”

  “哎哟,家居服,外人哪里会看见?”

  唐姨似乎回忆起什么,突然乐了,说:“而且不是我不给你买成人款,是我报了你的身高和尺码,人家说一米六不到的最好去大号童装区,可选的多。”

  时药:“……??”

  童装区?

  这个恶意满满的世界。

  手动再见。

  看唐姨要走,时药还是“垂死挣扎”了下:“我记得除了刚淘汰掉的,还应该有两套——”

  唐姨笑笑,伸手往上指,“在洗衣房。”

  时药:“……”

  累不爱。

  “你要是实在不喜欢,我改天再出去给你买,今天先穿这件吧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话说到这儿,时药只能蔫蔫地回二楼次卧换衣服去了。

  *

  即将吃到嘴的甜食拯救了时药的心情。

  耷拉着后帽两只兔耳朵,又简单扎了乌黑垂直的长发,时药抱着装有裱花袋和裱花嘴的袋子欢快地下了楼,直奔厨房。

  “今天要做什么呀?”唐姨问。

  时药微弯着眼笑:“粉色和天蓝色的蛋白糖,像个小城堡尖儿的那种,入口即化,怎么样?”

  唐姨点点头,“听起来不错。需要什么材料?看看家里齐不齐全?”

  时药放下袋子,开始挑拣食材和原料。

  两分钟后,时药将鸡蛋、柠檬汁、细砂糖、食用色素和淀粉摆上料理台,然后就犯了难。

  “唐姨,家里没杏仁碎了吗?”

  “昨天刚用完,”唐姨听了抬头,到水池洗手,“我原本准备晚上去买些,既然要用的话,你在家里等一会儿,我开车去,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“唐姨真好!”

  唐姨玩笑着说:“对谁不好,也不能对我们瑶瑶大宝贝儿不好吧?”

  一听这十岁开始就没摆脱过的称呼,时药窘了下。

  “我都十六了……”

  “十六就不肯做唐姨的大宝贝儿了?”

  时药说不过,只得缴械投降,“我做啊,六十我也是,唐姨开心吗?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等唐姨出门买干果的空当,时药也没闲着。

  她先取了鸡蛋,在蛋壳上凿了小孔,将蛋清收进透明的碗里。接着倒入柠檬汁,拿来电动打蛋器,把蛋清打出粗泡。然后分次分量加入细砂糖,打蛋器也由低速调为中高速。

  等提起打蛋器,附着在头端的蛋白霜拉出细长的尖儿来,时药嘴角满意地一翘。

  ——蛋白霜到此已基本成型,只需要再加些淀粉就好。

  时药将水晶碗放到料理台上,便转身去取装了淀粉的盒子。

  她刚单手捏起盒子,就听玄关处突然响起了关门的声音。

  原本聚精会神的时药被这安静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手一抖,淀粉盒子啪嗒一下砸到了地上。

  粉雾忽地一下在脚边腾了起来。

  下意识地蹲下去捞盒子却捞了个空的时药也跟着遭了殃。

  “噗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  被呛了个正着的时药一时咳得撕心裂肺。

  迷了淀粉的眼睛也紧紧地闭上了。她一边扑掉面前的残粉一边向回来的唐姨求救——

  “唐姨唐姨,快,江湖救急……”

  一串脚步声从客厅传了过来,到了厨房门口却是一停。

  时药顾不上许多,连忙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伸手。

  “我被淀粉迷眼了看不清,唐姨你快扶我到水池边——我洗洗眼睛。”

  厨房门口站着的人不知怎么一动没动。

  “咳咳…………唐姨?”时药压着咳嗽,难受地催促了声。

  那人像是突然回了神,迈开腿走过来,躬身扶住时药的手臂,把女孩儿拉了起来。

  时药被那人隔着衣袖搀着手臂到了水池前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时药的错觉,手腕上的力气大得很,隐隐还像是带着某种颤栗。

  摸到了水池边的时药有点头疼。

  难不成是唐姨被自己闯的祸气着了?

  她犹豫了下,想出口的请求咽回去,自己伸手去试探着摸水龙头的开关。

  只是刚伸出去,她的指尖就触到了另一人的手背,微凉的触觉传回大脑。

  时药的手在空中一停。

  就在这刹那,开关被打开,水流哗的一声流了下来。

  时药也就没顾上再想那一瞬奇怪的感觉,连忙俯身过去冲洗眼睛。

  她这一弯腰,垂在后面的家居服帽子上的兔耳朵和她扎起来的长马尾,就一块从肩侧滑了下来。

  动作被耽误住,时药又倒不出手,只能软着声儿说:

  “唐姨,你别生气啦……能不能帮我拎一下马尾和兔耳朵?有点碍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次又是好一会儿没什么回应。

  刚闯了祸搞砸了甜品准备工作,再加上此时呛了淀粉的不适,没被搭理的时药忍不住有点委屈。

  她半是玩笑半是难受地开口:

  “唐姨,你刚刚还说我是你的大宝贝儿呢……现在却连这个都不帮我了。”

  似乎是屈服于这个问题,站在她身旁的人终于有动作了。

  时药感觉垂到耳边脸颊侧的长发和兔耳朵都被人拎了起来。

  她心里一软,被成功安抚地凑过去继续洗眼睛。

  连冲了几下之后,正在她要去关水的时候,突然感觉长马尾和兔耳朵同时被人轻扯了扯。

  一个陌生的男声微微震动了空气。

  “你满十岁了吗?”

  那个质地干净的嗓音稍作沉吟,尾音勾着极淡的笑意扬起——

  “……‘大宝贝儿’?”

  时药:“——?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男的???